希望音乐论坛破碎文字音乐心语 → 写在墙上的脸 (高晓松)


  共有979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写在墙上的脸 (高晓松)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模样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国家颗粒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0 积分:392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2-11-21 3:16:32
写在墙上的脸 (高晓松)  发帖心情 Post By:2002-12-15 3:34:40 [只看该作者]

您无权查看精华帖子


你说花开了又落像是一扇窗,可是窗开了又关像爱的模样......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模样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国家颗粒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0 积分:392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2-11-21 3:16: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2-12-15 3:43:21 [只看该作者]

0.    北京      高举有几样今天看来非凡但那时的小男孩人人都会的技能。比如身高一米二的时候可以 骑在二八车上,右手托一个饭盒里装着从单位食堂打来的米粉肉,左手提一暖壶散装啤酒, 嘴含一根小豆冰棍以七公里的时速行驶于小街大巷,拐弯时身子一歪,绝尘而去。比如把一 饭盒米粉肉在家门口吃掉三分之一而不让肉欲同样旺盛的爸爸发现蛛丝马迹。比如把一大把 瓷片儿(马赛克)高高扬起连抓七下或将三大擦烟盒叠成的小长方形们掀到手背上,反手一 抓,正好有一张飘然落地,不多不少,又赢了。比如在建筑工地里躲过探照灯和戴红袖标的 巡夜者将一大篮子钢筋头拖出铁丝网藏好以便第二天去废品收购站卖掉。比如撕下造句本的 几页纸卷成小简装进随手抓来的螃蟹、知了、蚂炸点根儿火柴一烧,边走边吃下了肚。   高举就是那时候的我,头没我大,但意气风发,健步如飞地跳过街边一堆堆布满铁钉和 圆洞的预制板,钻过一根根口径不一的水泥管子,逃过一个个目光如炬的中年女售票员的盘 查,把一个个烟点烫在胳膊上,把一个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骗至家中,把一张张卷子借来 狂抄(甚至抄了别人的名字交上),把一个个文凭混进兜里,又复在兜里装进些钱,然后出门 上街。按理说这就应该长大变成了我,可高举神出鬼没,我一不留神,他就冲进人海,搞起 了一种叫做生活的勾当。   高举小的时候经常煌夜苦读,故白天上课时总在睡觉,偏生口水丰沛,泪泊于堂,幸而 彼时饮食粗淡,无肉无虾,口水并无怪味,流到的确良裤腿上回家时也了无痕迹,加上高举 学习尚可,头脑机灵,虽不天天向上,也未天天上当。所以一干人也不去管他。   这一天高举刚卖了昨夜搞来的一篮子钢筋头儿,怀揣五元三角七分钱巨款,于古文课上 淆然睡去,梦见自己携一米姓大队委(该大队委员乃全班瞩目之小美人)骄至老莫餐厅,选 了一根豪华大柱边坐下,对朱大队委说道: “我爷爷有的是钱。”便吐气开声,要了一份奶 油烤杂拌及一份罐切牛尾,然后向朱大队委介绍起这两道菜的好处,正说得兴发,服务员阿 姨要求付钱,共计五块五毛钱。高举大窘,暗骂自己全校速算第一居然将两位数加法算错。 彼时用餐者极众,门口尚有排队等座者,齐齐向这桌看来,高举几被目击至死。朱大队委善 解人意,说道: “要不咱们去新侨吃吧,做的比这儿好。”高举正待起身,忽觉下体微凉, 低头一看,要了亲命,下身只着一的确良小裤衩,竟将裤子忘穿。于是强做笑颜对朱大队委 说道:“既已流了这许多口水在桌上,不如就在这儿吃吧,这儿的面包果酱也不错,就当在莫 斯科时间吃了顿早餐。”然后坚定地望着朱大队委,不去看服务员恶毒的笑脸。 “高举!”   一个小护士站在化验室的门口,喊着手中的化验者名单,面前高低参差排着一队面色蜡 黄手擎一小盒待验大便的男女。排头一个目光呆滞一看便知是个智障者,该傻子听得护士喊 “高举”,又见望的是自己,便将手中大便高高举起。小护士看了看他,见无反应,便又大喊 道:“高举!”   彼时高举已连口腹泻,在化验室排队时不堪忍受,又出现在医院厕所里蹲着,自然不会 答应。傻子闻声便又脏起脚更高地举着便盒。 “高举!”   护士厉声断喝,傻子慌忙拽过墙边长凳,站上去高举便盒,忽然高举疾奔而至,大喊一 声:“到!”傻子闻得 “倒!”便一翻手,将一盒病屎全数倒在高举的分头上。   高举忽地惊醒,躺在床上暗自盘算:梦见屎了,要发财了,更何况病屎乎。于是翻个身 便欲睡去,翻身时脸贴在枕头上有一点湿,“这么大了还流口水”,高举想着,心满意足地睡 着,腾俄中忽然想起小时候的那节古文课。   高举在那节古文课上被老师喝醒,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全班一阵哄笑,高举怔 怔地望着老师。   老师:“你说,刘兰芝为什么出走?”   高举:“是她妈逼的。”   老师:“你说什么?”   高举:“是,是小吏他妈逼的。”   邻排一姓丁名小力者立时回击道:“是你妈逼的。”全班哄然大笑,这时下课铃骤响,众 童子齐刷刷拽出饭盒,教师朝指高举:“你到我办公室来。”   一个半小时后高举回到教室,饭点已过,但高举心中装满老师殷殷期望,并不觉饥饿。 彼时众童子围在高举桌边指指点点,朱大队委正拿了张白纸画着什么,见高举过来,便亮起 手中的纸问道:“高举,你看这是谁?”   高举望着该纸,只见上面画的是一个人脸的侧面,乃一笔画成,圆鼓隆咚,甚是古怪。 但高举自幼便有甜言蜜语之能,于是脱口而出:“你画得真好。”   众童子一齐暴笑,闪出一条小路,高举走到桌前一看,不觉脸红及颈。原来自已桌上居 然也有这么一张脸,乃是由已干了的口水印子勾成,想必是睡觉时梦见老莫的奶油杂拌,津 液大生所致。高举嘴里喃喃道:“这有什么,谁没流过口水呀。”伸袖子便擦,正是无奇不成 书,那时高举便使出吃奶的劲却丝毫擦不去了,想是那老莫号称北京西餐之冠,因之而生的 口水格外粘稠,便如 502胶水一般。高举当时灵机一动,拿出书包挡在上面。但从此这张圆 鼓隆略的脸便现于世上,因其无法擦去,故而数次调座儿,谁也不要那张桌子。高举陪它度 过数年在蒋光阴,毕业那天忽有所感,在那张怪脸旁刻了两个字:“模样。”


你说花开了又落像是一扇窗,可是窗开了又关像爱的模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模样
  3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国家颗粒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0 积分:392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2-11-21 3:16: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2-12-15 4:03:26 [只看该作者]

  “模样。”   第一个叫我名字的人是肖雅,其时该女为考大学刚刚从外地转来这所著名的根儿中,长 发及肩,亭亭玉立,有一帘儿我喜欢的刘海儿,坐在角落里推一的一张空桌前,很仔细地擦 了擦灰,便发现了我。   肖雅和我邻窗而坐,操场上天天踢球,尘土飞扬,因此她天天早上都要擦桌子。这天清 早,窗外朝阳正暖,晨风徐来,肖雅擦毕桌子,突然做出一惊人之举——伊以手柬发,倒过 头来,一下子就贴在怪脸上,然后动也不动,望着窗外。   那天早上,我潮湿的心里长出了第一个蘑菇,彼时我未经世事,不知那物叫做蘑菇,便 当是鲜花一般怒放开来。肖雅的脸暖如朝阳,鼻尖碰着我的鼻尖,吐气如兰,风吹开她年轻 的领口,露出一种妙不可言的模样。   一群人在我面前大声寒暄,坐下叫酒。这时我正在仲春时节的一根电线杆上,脸前是一 片三里屯酒吧街的黄昏景象:街边人行道上弥漫五颜六色的阳伞和五颜六色的桌布。这群人 或长发披肩,或胡子及胸,坐下时一人忽然指着电线杆上的我说道:“你们看,这就是北京, 电线杆上都有现代艺术。”众长发瀑须者齐齐抬头,口颂“模样”二字。我顿时兴味索然,想 起肖雅晶莹的泪水。   那天早上。   我觉得已渐渐被肖雅脸上的温热融化——逝者如歌,我想,口水毕竟是口水,经不起春 日秋阳,无关乎擦与不擦。正自愁肠百转之际,一滴热泪落下,以一种叫慢动作的姿态在我 脸上溅开,“这不是我的”,我对自己说。   第七滴眼泪落下时,上课铃终于响了,肖雅迅速直起身,擦擦眼睛和桌子,整了整领口。 温暖虽然转瞬即逝,但我终于得善其身,续存于世,并且从此坚强异常,酸碱不侵,PH值永 远为飞。   从那天中午开始,肖雅搞了一种叫写信的勾当,每日一封,直到高考临近,共计61封, 寄给外地某三中一钱姓理科生,其间收信不下百封,半数以上是那厮回的,其余来自各年级 男生及一位青年教师。该教师用毛笔写信,文辞隽永,除此之外的信一律胡言乱语,令人发 指。   肖雅在大学读新闻系时一直主编系刊,估计和那一阵恶补写作有关。几年后我再见到她 时伊正躲在一片拆迁废墟里烧信,其时我正在一堵墙上紧挨着斗大的“拆”字,伊烧了整个 一个黄昏,熏得我呛得我好不难受。最后,伊例行擦过眼泪,站起身突然看见了我,眼露一 种玄妙的神色,有点儿浮生若梦的意思。   那年高考时教室里换了一伙人,全是属于来迎接打击的那种。一个大眼镜坐在我面前, 费了两天四科八小时的劲往我脸上滴汗,恶心!第三天教室里少了一半人,“大眼镜”也没有来。.........................................


你说花开了又落像是一扇窗,可是窗开了又关像爱的模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模样
  4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国家颗粒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0 积分:392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2-11-21 3:16: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2-12-15 4:03:39 [只看该作者]

内容摘要   雨夜的北京美如春梦,张扬车里正放着Paul Simon的“The Sound of Silence”,缓缓掠过的每一盏路灯下都有一片清晰的雨丝。肖雅不由地想起厦门大学的凤凰木和一场春雨后的满地落英,以及黄昏时路灯下的板报栏,那里面有肖雅以“叶子”的笔名写的小诗,肖雅还记得其中一首叫“麦克”,是写给一个流浪歌手的。   肖雅在厦大的石井山上住了四年,石井山女生宿舍的每一间屋都对着大海,每一天,都有一条从北方开来的白轮船经过窗外。那时的肖雅时常坐在窗前,听风铃在海潮伴奏下清脆的声音,想像着白轮船上走下来的神情落寞的流浪歌手以及他背上斑驳的老吉它,直到有一天她在鼓浪屿的街边真的看到这样一个胸前挂着“饿”字,弹着红棉吉它卖唱的高大小厮。   肖雅很喜欢鼓浪屿,因为这三个字,因为这岛上住着一个著名的女诗人,因为从小对海的想往以及真正坐在海边时那种被淹没的宁静。   这天肖雅正循例独坐海边浮想连翩,忽见一男子身着绿军装,缠着七八条充满了气的自行车内胎,奋力游向岸边,上岸后跌跌撞撞地向伊走来,肖雅下意识地站起身,那人走到跟前,竖起手指“嘘”了一声,然后用暗哑的喉咙说道:“我是从对岸来的,自由万岁,自由万岁,小姐是电影明星吗?”   肖雅“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张扬看了肖雅一眼,说:“还有比这更可笑的。”   肖雅:“你知道我笑什么呢?”   张扬:“甭管你笑什么,肯定还有更可笑的。”   肖雅:“你说说看。”   张扬:“前两天我拉一客人,他喝了点儿酒,给我大讲他和一姑娘长达九年的爱情故事。”   肖雅:“这有什么可笑的,人那叫真情流露。”   张扬:“他是真情流露,下午刚在电话里听女友和鬼子打炮,然后就喝了一晚上酒。”   肖雅:“停车!”   张扬:“说的就是停车那会儿,他给我五十块钱,告儿别找了,开车门就下去了。我放好钱,正想叫他关上门,一看连人影都没了,你猜怎么着?”   肖雅:“停车!”   张扬:“我下车一看,怎么那么寸,车旁边正好有一被偷了井盖的井,他直接井里了。”说着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肖雅也笑了:“哪你还不赶紧捞人家。”   张扬:“我岂止捞他呀,我给他一直送到医院,挂号时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你猜他叫什么?他居然叫高举,你听说过有人叫高举这个名字吗?”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星期后在三里屯一张沐着下午阳光的桌边,肖雅问张扬。   “我是一俄罗斯人,西伯利亚的,叫情儿逼懦夫司机,你呢?”   “我是日本姑娘,叫白白于一辈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这名字好,我以前净认识些日本姑娘叫松下库带子,未婚仙有子什么的,太不正派了。”肖雅就跟没听见似的,望着电线竿上的我出神。 (摘自27-29页)


你说花开了又落像是一扇窗,可是窗开了又关像爱的模样......
 回到顶部